电商资讯 > > 正文

“全民直播”分水岭:奥运狂欢与宝强婚变

2020-10-15

直播平台们一直大谈“全民直播、全民围观”这个概念,但这个概念在奥运期间才真正逐渐显山露水。“奥运”和“宝强”这两个热点事件让微博和直播平台迎来了一个流量高潮:张继科、傅园慧等一大批体育明星获得千万围观,而王宝强的婚变让无数人在直播平台上上演了“挺宝宝”的大戏。

这两个事件让“全民看直播”和“全民玩直播”得到了极大化的普及:运动员助力了全民看直播,而挺宝宝助力了全民玩直播。

奥运+宝强让直播的发展迎来了一个新的里程碑。

“全民直播”是一个伪命题

坦率来说,在今年奥运会之前,每当直播平台提到“全民直播”这个概念时,笔者一直都将信将疑。一方面,直播不走向全民化很难成为一个可以真正构建生态的产品,“全民直播”一定会是发展的方向。而另一方面,阻碍直播走向全民化的因素很多,而且各个直播平台的现状和“全民直播”还是有很大的差距。

可以说,“全民直播”一直都是个概念,甚至是一个伪命题。因为直播主要切入的只是两个点,一个是秀场直播、一个是游戏直播,前者针对的是屌丝人群,后者针对的是游戏人群,无论是从直播的受众还是直播者本身而言,离“全民”二字都距离甚远。而且游戏和秀场,这两者本身就不能说是大众需求甚至是正常需求,它始终只是少部分人群的小众需求。

而在今年奥运期间和王宝强事件爆发之后,直播成了一场集体无意识的狂欢。傅园慧、张继科等一批运动员频频出现在各个直播平台之上,一直播、花椒直播、映客等一批直播平台不断争夺运动员到自家平台上和粉丝互动,并且还推出了自制节目,直播正在从过去的“一美女陪一群人唠嗑”、“一个游戏玩家打游戏加解说”变成了愈加成熟的直播形态——一直播上傅园慧与主持人李静面对面互撩、20余位奥运冠军在赛后第一时间接受专访;花椒上请来体坛名嘴和奥运明星进行节目解说、赛后分析。

这些直播内容从本质来看,其实是将过去的“素颜”直播经过了环节设计,而且形式、内容会更为直接、真实,围观群众也能够和直播的人展开互动,往往一场直播的浏览量会高达数百万甚至数千万。唯一不够完美的地方就是因为网络原因,直播画面往往被人吐槽画质,而且部分受众偶尔会感受到画面卡顿。可以说,直播平台以更为低成本的方式,更加迅速的,更加广泛的完成了过去各个电视台打造的内容。

也正因如此,造就了今天的直播正在真正成为“全民直播、全民围观”。

奥运+宝强,全民直播赤裸裸的分水岭

前文所说的“全民直播、全民围观”的态势,可以说是微博+奥运+宝强的三重组合所造就的。

最近有一篇名为《生死启示录:国外视频直播产品的三种命运》的文章流传广泛,其实这篇文章谈到了国外Meerkat、Facebook、Snapchat一起做直播最终的不同结果。这篇文章中一个核心的观点就是——无社交不直播,直播只有在社交工具的带动下才能真正构建起“全民直播”的浪潮。

今年二季度,微博发布财报称,微博在视频和直播两大领域同时发力,与相关行业200多家MCN机构已经(经纪机构)达成合作。而且微博与一下科技合作推出的一直播二季度直播开播场次超过1000万,比一季度提升116倍。

可以说,自从“微博+一直播”再叠加上奥运和王宝强婚变这两大事件,这让整个直播行业的格局慢慢开始改变——直播庞大的用户群体正在横向铺开,让整个直播行业迎来一轮新的浪潮。这是直播行业走向新一轮风口的标志性事件。

1、奥运运动员直播是“全民看直播”的分水岭

奥运运动员首秀大多出现在直播平台,一直播、花椒、映客均在抢夺运动员来展开直播。这种全行业的抢夺正在推动整个市场走向白热化的阶段。与此同时也造就了全行业的繁荣。

据透露,截至到8月20日,共有菲尔普斯、傅园慧、龙清泉等30位奥运会运动员出现在一直播上,其中,杜丽的直播视频有超过1600万次点播,张国伟的直播超过了1700万,付园慧的直播甚至超过了5000万。而张继科做客花椒,傅园慧在映客上的直播也超过1000万,如此庞大的数据说明网友在直播平台围观运动员已成为常态,且这种数据正在呈现出直线增长的态势。

要知道今年5月份宋仲基在一直播上的第一场直播点播超过1000万的时候,这样的数据已经是行业巅峰,直播行业的数据从一开始的数十万再到数百万用户围观,到后期的千万人围观,数千万的围观数据越来越成为常态。这种数据几乎可以说明:直播平台上围观奥运冠军正在形成全民看直播的态势。这是一次很大的改变。

2、王宝强婚变事件是“全民玩直播”的分水岭

王宝强婚变之后引发了网友的愤慨,在微博的大话题场中,许多网友自发直播全民捉马蓉。如果细细梳理下来就会发现,全民捉马蓉已经成为了宝强婚变事件中直播的重要内容。

8月17日,一直播用户“美国不正经”去王宝强豪宅进行直播,视频已经有5000多万人点播,同一天,还有个快手网友自称是宝强的忠实粉丝,去大连找宋喆算账,声称要为宝强报仇。8月18日,一直播用户“酱紫娱乐官博”去机场找马蓉的,视频也有800多万次点播。另,一直播用户“芒果松布尔”自称是马蓉的邻居,大谈任何一个女人出轨都是艰难的决定。这样一个直播视频也引发了爆炸式的效应。

坦率来说,“美国不正经”和“酱紫娱乐官博”的直播含金量很高,真正扒出了一些实实在在的内容。而“芒果松布尔”的内容确实存在炒作的成分,但不管怎么说,这一连串事件和直播的结合,几乎可以预见,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直播会成为各大事件的标配,让全民玩直播也成为了一股浪潮。

一个是全民看直播,一个是全民玩直播,这两个浪潮叠加在一起自然而然形成了整个行业的高度繁荣。而且随着直播形式的多样,直播在未来一段时间甚至很可能会逐渐蚕食传统媒体的市场份额,给传媒环境带来剧变。

笔者始终认为,今年的里约奥运以及王宝强事件会成为引爆媒体变革的节点,部分有前瞻意识的纸媒、电视媒体甚至是处于风口的新媒体都会争相布局直播抢占未来的风口和战场。未来一段时间内,新旧媒体之间还会展开新一轮的媒体融合。未来可能会有更多的传统媒体乃至新媒体会选择直播,引发新一轮的媒体变革,未来直播等新媒体与传统媒体交叉报道将成为潮流。

为什么直播会在奥运和宝强这里引爆?

如果再去深层次分析的话,奥运和宝强造就直播行业新一轮爆发其实是多个偶然事件叠加所诞生的结果。这背后的原因也是复杂多样的。不管是奥运还是宝强事件,直播在其中都成为了情绪的宣泄出口。

第一点来看,今年奥运其实是90后95后掌握话语权的一届奥运。奥运讨论已经之间转移到了新媒体阵地之上。

今年奥运期间,中国队连连失利,体操、举重、射击、羽毛球都不如预期,是史上金牌最少的一次。但这届奥运话题显然很多,90后、95后观众的价值观标准正在变化——傅园慧走红、秦凯求婚、孙杨的粉红色短裤以及张继科的冷漠脸成为了大众关注的焦点。反而过去宏大语境的一些内容无人太过关心。这其实背后渗透出来的信息就是,用户不仅仅追求在央视这种权威的主流媒体获取观点,而且还在更加接地气、更加全民的平台上引导舆论、获取信息。也正是如此,直播这种便于展现体育明星真实日常的平台能够让全民参与其中,去看看运动员生活中的真实一面。

第二点来看,奥运其实也把微博的夜间活跃市场给后移了,这不但造就了宝强婚变的快爆,而且还给直播平台带来了流量红利。

里约奥运毕竟和国内存在一定的时差,这种时差延长了微博夜间活跃时长,这使得有人开玩笑说,你永远都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但王宝强一口气叫醒了好几百万。微博活跃用户睡觉时间后移,其中话语权用户还不少,他们成就了宝宝事件快爆。而这种快爆的流量红利也带给了直播平台。根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8月15日晚间,王马离婚事件隔天,王宝强的斗鱼直播间,拥了300多万人,300多万网友盯着黑屏开启了自嗨模式,疯狂地刷起了弹幕和礼物;而在8月17日,一直播用户“美国不正经”去王宝强豪宅进行直播,视频竟然有5000多万人点播。以至于有人说,王马离婚,微博和网络直播平台成了最大的赢家。

第三点来看,奥运信息垄断下,宝强事件成为了奥运情绪平衡剂,这种平衡为集体无意识的围观者带来了新的情绪发泄通道。

整个奥运会期间,微博上的话题讨论几乎都是奥运二字。这种大面积、长时间的信息垄断其实让观众的情绪的在激动之间又有一些压抑、疲惫和烦躁的。奥运信息垄断下的观众的情绪过载,而王宝强婚变事件成为奥运情绪平衡剂,这让满世界奥运之外还有不一样的信息和情绪。也正是如此,王宝强婚变消息发出的1-2天内,微博上都很少再讨论奥运的消息。用户们反而逐渐转移到直播平台去宣泄自己对宝强婚变的情绪。这种集体无意识的做法同样造就了直播的火热,为直播带来了新的情绪发泄通道。

第四点来看,奥运和王宝强婚变事件其实也是一次社会各阶层价值观的全面碰撞和共鸣。直播+微博成为社会激辩的舆论场。

微博的奥运短视频也在助推区域下沉,一直播+微博的直播乃至其他直播平台的参与让整个社会阶层都在围绕是不是要崇尚金牌而产生社会激辩。中国代表团未突破30金。体育总局说,失败了就要总结,没拿第一没有说话权力。网友显然不吃这套,继续快乐奥运、大众参与。除此之外,王宝强的婚变再一次让全社会参与其中,或是力挺宝强,或是指责宝强,这种价值观层面的剧烈冲突让讨论在微博、直播平台上逐渐蔓延,社会价值差异的积攒因为奥运、宝强等一系列事件激发显性出来,于是因为价值观共鸣或撕裂蜂拥而至。这种全社会的大讨论甚至几乎可以等同于70年代末有关真理标准问题的讨论规模。如果拔高到一定程度去看,几乎可以说现在的直播和微博已经成为了社会观点你来我往的舆论场。

写在最后:

今年奥运期间,有关金牌的争论始终没有停止,在王宝强事件里面,争议同样存在。微博已经成为了重大社会话题的发源地、发酵地。嵌入微博的一直播等一系列直播平台,也成为了网友表达自我、围观事件的一个重要渠道。

无论是直播平台还是微博上,都弥漫着娱乐绯闻到伦理辩论再到价值观激荡的三级跳。这三级跳让直播和微博年轻化、区域化特性显性炸开来。年轻人自由肆意、泛圈层的同场表达,造就了中文互联网世界最大规模的一次价值观对决。理性与疯癫齐飞,但交战也是交流。不论哪种价值观都得以换个角度看世间。这一系列事件都在推动全民直播时代的真正来临。和微博当年成为舆论场一样,直播平台其实也在成为一个新的舆论场。

其实不仅仅是舆论场,整个奥运和宝强事件期间,在整个中国,只有金牌与八卦可谓老少皆宜,傅园慧与张继科等人能够让那些竞技体育爱好者与段子手们达成共识,她们让所有人都为她们在朋友圈不断刷屏的同时,也走向了直播平台,和大众分享自己的心路历程,而无数网友在直播间吐槽与被吐槽之间,见证了一个个事件的走向。这几乎可以表明,直播不仅仅在成为激辩的舆论场,也在成为凝聚社会观点、统一价值观差异的新平台。


松鼠AI https://www.iyiou.com/p/122718.html
-

-

相关阅读

gaoyongxue资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