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剧歌舞 > > 正文

“魔鬼日程”培养梨园名角 北京京剧院青年团

2020-10-17
神州戏曲网讯  

北京京剧院青年团最近可是双喜临门。在刚刚落幕的北京京剧院“2011年青年京剧演员擂台赛”上,不仅擂主是青年团的老生张建峰,而且前10名中6位都是青年团演员;“七一”前夕,青年团又被评为全国优秀基层党组织。这两个荣誉看上去相差很远,但在团长兼支部书记迟小秋眼里却存在着必然的联系,“正是在这样一个优秀的党支部领导下,才能走出那么多优秀的演员。”

党员自有向心力

青年团演职人员一共90人,其中党员23人。每名党员都时刻用实际行动践行“我是党员向我看齐”的口号,在青年团形成一种向心力和吸引力。6月23日傍晚,北京下了一场大雨,京剧院附近积水很深,汽车都开不了了。为了不耽误晚上的演出,乐队队长王葳作为党员带头下水,推着自行车走到剧场。原先半个小时的路,那天走了两个小时,等到剧场他的鞋都不知道丢在哪里了。没人催、没人逼,但在党员的感召力下,那晚大多数演员都赶在演出前走到了剧场。

支部委员、老旦演员沈文莉家里有很多困难,既要看护卧病在床的丈夫,又要照顾正在上学的儿子。可是她从不叫苦,总是将家庭和工作都处理得妥妥当当。迟小秋感慨地说:“这么多年来,文莉从没有因为家事请过一天假。她还主动承担了团里的财务工作,别人排练完都回家了,她又坐在电脑前开始财务工作。”北京京剧院党委书记刘胜利也多次注意到,外地演出结束时,沈文莉经常会留下来和工作人员一起拆台,“她可能帮不上什么大忙,可是看到她瘦弱的身躯在那里忙来忙去总是让人很感动。”

青年团党支部还结合实际,组织党员为顺义区太阳村孤儿院一百多名无人照看的劳改服刑人员子女进行义演,并捐款捐物,用实际行动体现先进性。在党支部的带领下,全团演职员工的道德素质明显增强。6月23日,张建峰成为预备党员,旦角演员朱虹也积极向支部表达了想成为一名共产党员的愿望。

把演员培养成名角

在抓党建的同时,党支部并没有放松对艺术的追求。青年团的演员大多数是中国戏曲学院、北京戏曲职业艺术学院历年毕业的研究生和本科生。党支部认为,虽然这些苗子很优秀,但要从学生到演员再到名角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几年来,党支部根据每个青年演员的自身条件和所学流派,制定培养计划,邀请全国京剧名家,为20多名优秀青年演员举办拜师会。2009年,在排演传统剧目《红娘》时,青年团选派朱虹两下江苏淮安,向著名荀派表演艺术家、被誉为“活红娘”的宋长荣学习,三次邀请宋长荣及随行人员到青年团传艺。老艺术家从唱腔到念白,从动作到走台,一招一式,手把手传授技艺,使朱虹掌握了荀派艺术的精髓,演出一举成名,荣获2009年中国红梅大赛金奖。

团里的青年演员经常开玩笑说:青年团的日程是“魔鬼日程”。北京京剧院三个团只有青年团的演员坚持每天上班,上午9时到10时是雷打不动的集体练功时间,集体练功之后又各自加码,每个人都会再练半天甚至一整天。“干京剧这一行没有捷径可走,只能刻苦训练。”青年团副团长黄京平说。

正是在这种“魔鬼日程”的锤炼中,去年一年365天,青年团能演出410场,排出40多出戏。有的专家经常感叹,现在的戏曲大学生四年下来根本学不了几出戏。可是青年团主力演员窦晓璇一个人去年一年就排了4出新戏;旦角演员郑潇说,她在京剧院两年排的戏比在戏曲学院大学四年排的戏还多。

名利面前领导退后

为了让年轻人能有更多的演出机会,支部领导不惜牺牲自己的名利,争取一切机会把他们向前推。2008年春天,团长迟小秋接到赴台湾地区演出的邀请,对方开出了可观的演出价码。但作为党支部书记的她,没有首先考虑个人的名利,而是为青年演员创造更多高规格演出的机会。她多次与对方协商,最终把个人邀请变成了全团赴台演出。

按理说46岁的迟小秋正是演员的黄金时期,但担任支部书记这些年,她脑子里都是年轻人该排什么戏了,却没时间考虑自己排戏的事,平均一年排不到一出新戏。她的戏迷和“程(砚秋)迷”们都为她着急。“有时候猛地想起来会有些怅然,觉得自己正在错过最好的时间段,应该抓紧多排一些戏,可是一忙起来还是想先培养青年演员的事。”迟小秋说,其实在接受支部书记这个职务的同时,就知道自己肩上的责任,怅然之余她并不觉得后悔。


CPL广告联盟 https://www.91taojin.com
-

-

相关阅读

gaoyongxue资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