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剧歌舞 > > 正文

李宝春:我是京剧专业爱好者

2020-06-26

最近由李宝春担任团长的台北新剧团携现代京剧《原野》在内地展开巡演,虽然行程中并没有石家庄,但他昨天还是特别赶到省会跟媒体见面,一是缘于故乡的土地和友人,再就是为了他钟爱的京剧:“京剧太美太不容易,很愿意跟大家聊聊。”

说自己:我是京剧专业爱好者

今年63岁的李宝春祖籍河北霸县,出身戏剧世家,祖父李桂春、父亲李少春、母亲侯玉兰都是戏曲大家。他9岁由祖父指导练功,10岁进北京戏剧学校,子承父业专攻文武老生,曾受马连良、王少楼、马长礼等的教导。他一度赴美传播京剧,1997年应邀赴中国台湾创立台北新剧团,一人身兼编、导、演数职,还在宝岛多所大专院校教授表演。如今该团已经是台湾颇具影响力的民间剧团。

“一听别人说我是艺术家就不安,我对自己的定位是京剧专业爱好者”,昨天下午听到有人称他为知名表演艺术家,李宝春立刻打断并这么自我介绍。对京剧他是真爱,当年去美国干过老板等各种行业,始终舍不得改行:“从没想过开餐馆,如果别人一介绍我父亲是李少春,儿子却开起餐馆,这让我不舒服,再说开餐馆从早忙到晚没时间唱戏。”李宝春笑说他开过冰激凌店:“就是哈根达斯,店里除了柜台还有个大房间,没人时我就在房间练功,唱念做打什么的,有客人上门再出去招呼。”在美国他从西部唱到东部,经常连演员和道具都凑不齐:“一次演《上天台》我扮刘秀,身边四个太监全是老外出演,按剧情太监们中途要下台,但他们半天没动,我只好拿着扇子挡住嘴轻声说:go back(下去),人家这才明白咋回事。”

1997年李宝春与台湾辜公亮文教基金会合作,成立“台北新剧团”,由此走上了他创立新派京剧的道路。“我是京剧专业爱好者嘛,既然是爱好者就没有框框。”李宝春的“新京剧”包括新编戏和将传统戏新演的“新老戏”。新编戏多是改编之作,如根据川剧改编的《巴山秀才》、据外国歌剧改编的《弄臣》、据话剧改编的《原野》等。而“新老戏”是在原有老戏的基础上创新,赋予老戏新生命。当初李宝春带着这些戏到内地演出时心里还有些打鼓:“最难叫响的码头在天津,我那次去带的《新乌盆记》老唱段一句没变,但我给丰富了,演唱中加入换衣的魔术我比不了刘谦,就是提高点观众兴趣,天津三老四少观众还是认可了‘新老戏’这个品牌。”

李宝春也强调他的革新没背离京剧传统:“不能让老观众骂你,说你怎么把姓都改了,连你爸爸唱的都不会了,还得让新观众有点兴趣”。

说《原野》:谢晋的认真令人难忘

这次李宝春带来的《原野》也充满新意:“最后一幕金子和仇虎在树林里奔跑,剧中的树都是人扮的,我把京剧的靠旗变成了树枝子。演出时人跑树也跑,不停冲开两人,这时候背景音乐里用京剧里的大堂鼓小堂鼓就很难找到紧张感。西洋乐团的人推荐了非洲鼓,敲起来真的很震撼。”《原野》在台湾多次演出,极受青年人的喜爱。也正是这样新颖的创意,从不接京剧团的保利院线几次承接了该团在内地的巡演。

值得一提的是,这出《原野》的艺术指导是大名鼎鼎的谢晋,该剧是他生前参与创作的最后一部作品。李宝春透露他印象最深的就是谢晋对每个细节的较真:“他每次来看戏都带着纸笔做记录,当年我请教他如何给仇虎做扮相,他建议我去看电影《牛虻》,现在的仇虎脸上那道疤就来自他的提议。”李宝春告诉记者很遗憾这次没能在石家庄演《原野》:“真心希望下次能在舞台上跟大家见面。”

-

-

相关阅读

gaoyongxue资讯网